书架
深情赠我
首页

60、第 60 章 (1/7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thegadgent.com 高辣肉文小说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阮轻轻是自己走进手术室的。

   医生给打了麻醉针, 意识就渐渐模糊起来,紧接着肚皮上被抹了东西,凉凉的。

   对剖腹产的好奇让阮轻轻竭力睁开眼睛, 妄图看清楚正在发生什么。

   结果护士拿了一块布遮住她的眼睛, 还嘱咐她不要往手术灯上看。

   大概是怀孕过程中没受过什么苦,临生产时返璞归真,生出了一丝叛逆感, 护士越不让她看, 她越想看,奈何麻醉的作用一点点胜过意识,只好闭上眼睛。

   她之前听说过, 如果手术没有风险的话,医生们会很放松甚至聊聊天,可现在产房里安静到吓人, 阮轻轻慌了, 把全身力气都调度到丹田, 铿锵有力地问医生:“你们怎么不聊天呢?”

   医生大概是没见过还有这要求的,默了默, 吐出两个字:“专业。”

   “哦……”

   阮轻轻还想说什么, 奈何麻醉劲儿太厉害了, 整个人像被泡进棉花糖里用不上力气。

   昏昏沉沉中,对痛感和时间都没什么概念。

  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她就感觉护士拖着宝宝的屁股让她看:“男孩女孩?”

   阮轻轻努力看了一眼,是个带把的。

   “男的。”她没什么力气。

   其实男孩女孩都无所谓, 阮轻轻就是想知道小胖子到底长得丑不丑,可她还没来得及问,小护士又给她来了个暴击。

   宝宝上了称, 小护惊呼道:“呦呵,七斤八两,挺重啊。”

   阮轻轻:“……”

   和阮轻轻风轻云淡的态度做完美对照的是等在外面的路霖修。

   他一直静静地站在产房门口,身形挺拔,衣衫整齐,就连发型都一丝不苟,金边眼睛一双桃花眼都放在“手术中”的牌子上,表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   可是他手心握着一根烟,没办法抽,却被掌心的力道揉皱,烟絮都摊在手心里。

   有人叫他坐一会儿,他也是淡淡“嗯”一声,然后照旧一动不动。

   像是一座沉默的雕塑。

   阮轻轻是和宝宝一起被推出产房的,总是有些人先去看宝宝,有些人先来看她。

   她知觉还没完全恢复,偏着头躺在病床上,额头上是细密的汗珠,整张脸白得像张纸。

   就

60、第 60 章 (1/7)